女神的传说

在我们一组带着文艺范儿的屌丝青年中,燕妮在我这里的印象前后有着巨大的反差,不同于暖暖的文雅、芳芳的柔和、翠仪的安静、小万的欢快还有二妹的逗比,她的境界实在是让我等难以企及,只有顶礼膜拜的份儿,社会上对那些自己无法达到的行为高度但又不肯承认是自身能力问题的对象有一个统一的评判——神经。因其表面看起来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女,故简称为女神。

初识燕妮是我刚到拉萨的那个下午。晃晃介绍的时候说,这是刘燕妮,你可以叫她燕妮,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小姑娘微笑、点头,没有多话,因为二妹的一脚飞踹,我把燕妮定性为一个文静的女孩子。随后大家一起逛八宝街,她与翠仪的一路唧唧我我,让我不禁想起了在元阳认识的两个女孩子,这两对,好像啊!只不过一对说云南话,一对说粤语,反正我都听不懂。

第二天爬了布宫,从山上下来后,在平措的大厅休息,燕妮往沙发上一躺,腿摆到晃晃面前说,来,给姐揉揉腿。让我对燕妮的印象有了一些改变,文静的她也是有豪放一面的。随后的一起拜大昭寺,因为一进门就被人流冲散,也没有太多交流的机会。后来我和晃晃去了山南,燕妮拾掇翠仪到了日喀则,两天后大家在拉萨重聚,女神的事迹才第一次让大家有些侧目: 她和翠仪两个人,颠簸了几个小时到达日喀则,在那里呆了两天,然后花几个小时摇到拉萨。当时见面是在茶馆,一见我们就嚷着饿呀饿,快去吃饭吧。问她俩在日喀则的收获,其一是每人买了一个漂亮的布兜,拉萨也有卖,不过贵几块钱;其二是带回来几斤伊拉克红枣给我们分享;再者,没了! 在那里两天,没转山没拜寺,没去一个景点,仅这两样收获!好吧,真“二”!

因为燕妮一直嚷着饿,稍后大伙一起出去吃饭。找了一家川菜馆,进去落座、点菜,今天来的比较早,菜一盘盘端上来,还是比较快的,就在菜上齐了,我们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燕妮却放下筷子了。我们很奇怪,你不是一直嚷着饿吗,怎么不吃了?燕妮很淡定的说,我吃饱了,已经吃了三碗了~~~什么!我们不淡定了,这才五分钟不到,你都吃了三碗?但是看看空空的盛饭的盆子,又不得不相信她的话不假。问题是这副小身板,几分钟内是怎么把这些饭塞进去的?第一次,我看到了差距。

之后一起去纳木措,一路上听到了女神的各种丰功伟绩。比如在香格里拉,已经感冒了,还去看梅里雪山,因为住宿条件差,没有热水洗澡,作为一个南方人,不洗澡绝对不舒服斯基,于是拿凉水冲了一通,结果直接变重感冒。但是,人家完好无事的从山上下来了,神奇吧?在昆明,兴奋的燕妮在火车站跳起了骑马舞,导致记着都来采访,结果她被吓跑了……凡此种种,我担心,在海拔4700米的纳木错她又会做些什么?

昨天大哥他们的欢乐羡慕坏了我们几个,在旁边小馆吃完糌粑,几个人就迫不及待的奔到了湖中心,在同翠仪她们拍了几张“正常”的照片之后,女神就疯起来了。把相机给我说,来,先记录一段冰上芭蕾。转了几圈闲不过瘾,想起来之前小马在布宫前的跳起动作不错,先用自己手机拍了几张,觉得快门不够快,就问我的怎么样。我试拍了记下,就回答,还行,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一项疯狂的行动,现在想想都有点儿后怕。

在海拔4700米的纳木错,零下二十度的气温下,远离岸边的圣湖中心,一个呆子两手拿着手机,紧紧眼睛盯着屏幕,对着前方说,预备,跳!对面那个神经毫不犹豫的应声起跳,咔擦!看了下刚记录的照片,觉得不够好,很淡定的说,再来一次,跳~~~于是,有了下面这一组照片。

女神的传说

在来拉萨之前,有到过的朋友跟我讲高反的经历,他说,刚开始还没什么,就是有次急着赶路,快走了几步,然后就不行了,喘不过来气,蹲地上歇了好久。而今天,在比拉萨更高了一千米的地方,有人竟然在这里跳了几十次!一个天然呆,另一个不要命,竟然没人意识到这是多么危险的行为,并且,还是在冰面上……

也许,这就是神与人的区别,相比后来,带着一帮老外在海边跳骑马舞;亦或在哈尔滨零下15°的雪地中穿裙子来一段舞蹈,这件事看起来也不那么让人意外了。

打赏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2 Responses to “女神的传说”
    • 匿名

      看到你的博客很感动~
      跟我有几分相像,喜欢摄影、旅行,也上进、爱学。。这么说是在夸你还是自夸?哈哈

      回复